小落

小落,主ALL敦
陀敦,果敦,F3敦

【陀敦】——

好痛、很奇特的,明明左腳膝蓋以下的部分消失了,卻還是感受的到被刀刺穿的疼痛。

失策了,因為一時情敵讓情勢一面往後倒,該爭取的時間也沒成功爭取到,敵人跑走了。

左腳因為敵人的能力被埋在底下,即使施力也無法讓腳從底下拉出,而消失的左腳卻十分奇特的能感受到疼痛,但是卻隱隱約約的沒有實感,彷彿左邊就該這樣般的習慣。


這樣是不行的,必須想辦法離開這裡。

不然的話...偵探社的大家會.....!




阿勒?

左腳還在,眼前是如同監獄般一樣的欄杆。

是發生了什麼?不...感覺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抬起右手,手上的東西因為碰撞發出滴呤呤的聲響
那是一副四個串在一起的鑰匙。


“嘩拉——”


是鐵鏈拉扯的聲音。



往發出聲響的地方看去,那是被鐵鏈綁著的男人。
那個人脖子、手、腳,都被綁住的。
那是一個眼色蒼白,瘦弱的男人。

我看著那副鑰匙,那個男人彷彿察覺什麼一般,抬起頭朝我笑了。




那個笑彷彿知道我會為他開啟牢籠一般。

—Fin—
那位太太可以把這個腦洞寫成長篇(別

*與本篇新話搞事一樣的概念。用書的能力搞的大事。

講一下故事大概,主視覺是敦敦,就是講果戈里走後,敦敦被困住了,就是在偵探社全員被坑的那個瞬間,敦敦也被轉移了,腳還在是因為果戈里跟敦打起來那段被消除,等於了不存在,所以腳上的傷也消失了。

手上四個鑰匙分別為,脖子、手、腳還有大門的鑰匙。

眼色蒼白、瘦弱的男人是主線中很多人對陀的評語。

*今日陀敦在同個海報上出現同框我很興奮,跟朋友秒合訂了雜誌

*這個劇情是前幾天想到的,雖然這故事應該不符合邏輯“書”要的邏輯,但是隨意啦,朝霧開心就好(??)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