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落

小落,主ALL敦
陀敦,果敦,F3敦

【果敦】鳥與野犬

補檔。

你喜歡鳥嗎?
我很喜歡呢。

在橫濱環海的都市裡,只要稍微靠近港口就能看到天空紫黃與被紅色太陽籠罩的橫濱港口,說到橫濱港口大家最忌為的就是佔領港口區域的港口黑手黨,夜晚是黑手黨的時間,黃昏時閒雜人事能走的就走,到了晚上港口就會空無一人,畢竟沒人會想被捲入港口黑手黨的紛爭。

邁出自己小小的腳步,旁邊一看就是橫濱整個大都市夜景的面貌,小小的白髮孩子就這樣赤腳著一拐一拐的走在橫濱港口。

第一天跟著院長還有孤兒院的同伴們出來,不料不小心走散了,就算能夠找到隊伍回去,也絕對會被挨罵挨打且關進禁閉室的吧。
但是如果回不去的話———⁈ 要怎麼活下去呢?

白髮的孩子一拐一拐走著,想著不符合這年紀的問題

左看右看一個人都沒有,為什麼能看到對面美景的地方,一個人都沒有呢...?

如果往回走,是不是能回到當初失散的地方,院長他會不會在哪裡找我呢...?不會的吧,像我這樣的人如此的院長討厭.....但是為了活下去...

“還是往回走好了...”
白髮孩子用蚊子聲般小聲的說著,緩緩的轉身,然後——

“♪~♫ ~♬~♪♬~♪”

欸..?

白髮孩子睜大著眼睛抬起頭,看著剛剛原本空無一物的地方,出現了一個身穿白魔術服右眼帶著面具的少年,明明剛剛那裡一個人都沒有的。
少年哼著歌、似乎發現什麼驚喜般笑著看向了比他矮了好幾分的白髮孩子。

“問題!為什麼我剛剛會突然出現在空無一物的這裡呢?哈啊!是善後善後!因為傳送錯地方了阿哈哈!阿說出來了。”
少年似乎不小心說出什麼而緊張的摀住了嘴

“......”白髮孩子沉默著。

“不猜猜我的職業嗎??我可是小丑呢小丑!是不是很訝異! ”

欸...?不是魔術師嗎? 白髮孩子這麼想。

“當然不是魔術師啦——!雖然我穿的很像魔術師的衣服但是小丑跟魔術師的本質完全不一樣喔!那麼你呢?在這個港口邊做甚麼呢——?我知道啦我知道啦!是走丟迷了路對吧!!”

少年笑著

“……”白髮孩子似乎被說被少年笑的舉動搞的不愉悅,癟起嘴,轉過頭不去看著少年
少年看了白髮孩子鬧脾氣的動作輕笑了一聲,緩緩的走向白髮孩子。

“吶、你喜歡鳥嗎?

我很喜歡呢。
鳥可是不被重力束縛的飛翔,我很嚮往呢”

聽著少年講了很無關緊要的話,白髮孩子緩緩的轉過頭來,看下離在自己剩30公分的少年蹲了下來拿下右邊的面具看著自己。

“吶,你的名字是?”
少年笑著,不同於剛剛自問自答的笑。微笑著看著眼前的白髮孩子,没有任何耐煩的在等待著回答。

“...敦(あつし)”

少年的手緩緩的放在敦的頭上,敦顫抖著,而少年緩緩的摸著敦的頭,似乎感覺少年無惡意後,敦緩緩的睜開眼睛抬起頭看著少年。

“是嗎敦(あつし)嗎?真是個好名字呢,那麼敦(あつし)就像在水溝深處的野犬般,現在正在努力生存呢!”
眼前的少年微笑著似乎說了什麼自己不太明白的話,然後拿下了剛剛摸著敦的頭頂的手。

“那麼時間到了——!敦君(あつしくん)要不要親眼見識魔術阿!”
少年突然站起,不等自己的回答,眼前就被一塊布所遮掩,等布被拿開時,眨了兩眼,就看着眼前的院長還有孤兒院的隊伍,敦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往後一看———

阿...來不及跟魔術師先生說聲謝謝呢...。

—情景模式需加強
—果戈里的人格問題我有保留,自稱我沒強調但是我改了對敦敦的稱呼(
—原本是要說在水溝深處的野犬渴望著成為飛翔在天空中的鳥,不知道為什麼就變成這樣了
—敦敦非常怕生
—果戈里殺了港黑的路人在善後,善後結束後使用異能卻傳錯地點遇到了敦敦,看到敦敦這麼小然後赤腳,腳上有傷且在東看西看的就猜到他是走失了,最後怎麼知道院長在哪裡的我就難以解釋了。
—敦君8歲,果戈里18歲的設定

—我以為30米是30公分,結果是3000公分,害我很高興的讓他們的距離縮在30公分

评论

热度(16)